第三十八缘风雪中的曙光之缘(39/121)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6-04 04:49
「你是阿修罗?」纳兰龙和敖欣同时叫了出来,都觉难以置信。「没错。」舒桦伸手拉起了坐在地上的纳兰兰,见她身体发颤,也不理会是害怕还是寒冷,便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让她披上,然後向众人走去。「你是被第二个阿修罗的修罗魂附身了?」纳兰龙颤声问。一个不死修罗已是如此难以对付,若再多一个阿修罗,投降大概是个好办法。「不!我并没有被任何人附身,我还是我……我本来就是阿修罗!」「我不明白,你……你不是阿舒?」「龙,你以为呢?」舒桦走到纳兰龙跟前,望著他说:「我是舒桦,但舒桦不是我。」纳兰龙乾笑道:「你知道自己说甚么吗?我知道舒桦是人类……他有父母和家人,怎会是阿修罗?」「舒桦一直不知道自己的过去和使命,他拥有的只是在人类世界出生以来这十八年的经历,」舒桦摇头说道:「但到了今天,我依照原定时间苏醒。重获千年记忆的同时,亦寻回我的真正身份。」在近处看,纳兰龙才发现舒桦的双眼又变不同了。自从舒桦被不死修罗控制身体後,双眼变了红色;现在他的右眼仍然红色的,但左眼却变成蓝色,更见诡异。纳兰龙与舒桦的友情被多番冲击,虽然未清楚对方的身份和实力,仍然伸手抓住他的衣领问道:「你的真正身份不是阿舒,你是甚么阿修罗?把阿舒的灵魂怎么了?」「过去十八年我以潜意识的形态沉睡於舒桦灵魂深处,当我苏醒之後,我们的角色理应调换,以後换我来主导思想……但舒桦的灵魂在摩天大楼一战中已经死去,那不是我的责任。」纳兰龙僵住了,缓缓的松开了手──无论原因是甚么,杀死舒桦的始终是他。「而我的修罗魂,仍然一直留在这里。」舒桦用手指敲了敲额角:「然後在今天醒觉。」纳兰龙摇头说道:「甚么潜意识也好……我只知道你不是长久以来和我相处的阿舒。」「我已经说了,舒桦虽不是我,但我是舒桦。」舒桦像是在玩弄文字游戏,把敖欣和龙魔都听得糊涂了:「过去的舒桦没有我的千年记忆,因此他不可能是我;但我即使苏醒了,仍然保留了舒桦的记忆和感情,怎么能说我不是舒桦?」不死修罗一直在旁边听著,开始不耐烦起来:「肇,你跟他们说这么多干吗?你出现在这里,应该有你的原因吧?」舒桦转头望不死修罗,缓缓说道:「原因?从来只有一个……」「我们阿修罗并不团结,而且内战无日无之,但在对抗外敌时总算能够联成一气。」说到这里,不死修罗的声音转冷:「刚才你为甚么要攻击我?」阿修罗对其他生命的杀戮有时候很不可理喻,而且他们之间也是互相猜忌和怨恨,因此战斗从来不曾停止,才出现「修罗场」、「修罗战」等名词。不死修罗的巨大幻象无端被毁,难免要怀疑舒桦的用心。舒桦淡然说道:「因为我要打败你!」「为甚么……虽然你想打赢我的心意我明白,争取最强名衔对於阿修罗来说重愈性命。但我正与神龙对抗,你竟然帮助外敌?」「我并非串通外人对付你,也不是为了争夺第一……我只是要向你报仇,与及阻止你继续作恶。」所有人包括不死修罗也想不到舒桦会说出这样的话。「甚么叫做『恶』?我们是阿修罗!你不是为了杀戮而一直进行转世的吗?你曾经先後转世到两个世界里,以新生命形式诞生,然後在成长後将那两个种族歼灭!」「是四个才对,在你被封印的八百年间,我又把两个世界给毁灭了。」听到这里,龙魔恍然大悟,叫道:「我终於知道你是谁了!」仍然茫无头绪的纳兰龙问:「他是谁?」「没有多少人能够叫出全部六位修罗王的名字,其中较有名的有大修罗王、不死修罗和修罗雪姬等……其实还有一位传说中的修罗王,恐怖不下於不死修罗的。」龙魔望著舒桦的眼神变得充满敌意:「那就是转生修罗。」「转生修罗?」众人重复念道。「我只是听闻而矣,但宇宙间的确流传著这个传说……六大修罗王之一的转生修罗,在修行过程中窥见了六道轮回的奥秘,因而得到了另一种的永生不死,便是能够带著记忆和道行不断轮回,历千世而不灭。转生修罗在每一世也会於不同世界诞生并成长,当他长大後新闻资讯,修罗魂便会苏醒新闻资讯,然後把那个世界的所有生命杀尽灭绝……这正是转生修罗的转世的真正原因。他还是为杀戮而生的阿修罗新闻资讯,不过采用了另一种方法来对其他世界进行生命清洗。」「没错,我便是被称为转生修罗的肇。」舒桦毫不掩饰的说道:「上次进入轮回,我选择以人类身份在这个世界出生,本来就是为了今日醒觉,毁灭人间。可以这样说,舒桦是我生命中的其中一站。」舒桦出生後,转生修罗的修罗魂作为潜意识在灵魂深处一直沉睡,即使不死修罗进入了舒桦体内,与其人类灵魂并存,也没有察觉到修罗魂的存在。本来待到体格完全发育成长,也就是十八岁的今天,转生修罗的修罗魂就会醒觉,把人类灵魂吞噬,然後以舒桦的身体将这个世界毁灭,再等候下一个机会转世到其他地方去继续进行杀戮。转生修罗已经用这种方法先後把四个世界毁灭了。但不知道是否「宇宙的意志」安排,转生修罗和不死修罗在今世同时出现人间。「阿肇,你真的要与我为敌?」不死修罗盯著舒桦喝问:「难道……难道你知道我会苏醒,特意前来对付我?」舒桦摇了摇头,说:「你还是称呼我舒桦吧!虽然我不喜欢你,也不会特意来与你战斗。只是你害死了形慧芝,这个原因已经足够。」不死修罗愕然反问:「你说甚么?」「我不是那个普通的人类舒桦,清楚知道你的心计。尽管我和纳兰龙之间的冲突导致我亲手杀死邢慧芝,但那是你处心积虑所布的局。」舒桦冷眼望著不死修罗:「你诱使我去擒住邢慧芝,同时让纳兰龙发觉秘密。无论结果如何,只要我俩冲突,就能有利於你。结果让你如愿,但牺牲邢慧芝是我唯一不能原谅你的地方。」「那只不过是个人类女子,既然你的修罗魂已经苏醒,阿修罗怎么会把她放在眼内?」舒桦长叹一声,喃喃说道:「你不明白。你与人类的舒桦相处了几个月还不明白。人类可能是一种低等生物,我活在人类世界十八年,几乎全无得著。但人类还是有一种宝贵的东西,我有幸能够感受得到。」不死修罗哼了一声:「那是甚么?」「人类的感情……尤其爱情。」舒桦望著漫天风雪,就像是看到自己的心境一样:「如果我没有爱过邢慧芝,今日必然与你共同消灭人类。但我竟然在这段人生之中爱上一个人,那是以前四次转世所没有的经历。」「那又如何?只不过是低级趣味……」「你知道吗?你体会过?」舒桦打断了不死修罗的说话:「我们神魔多少已经失去了情感。天人不用说,他们虚伪的把所有情欲排除;我们阿修罗又经常被妒火和怨恨蒙蔽,连我们可能拥有的感情也捉摸不到。」不死修罗嗤之以鼻:「嘿!我们阿修罗就只有杀戮而矣。」「是吗?你知道雪姬对你的感情吗?」「嗄?」「你果然不知道。」舒桦苦笑了一下,说:「我的确爱上邢慧芝,而在爱上邢慧芝的过程中,我又学会其他。我说过了,我拥有舒桦的全部记忆和感情,那是不能忘记的。」不死修罗的脸色难看之极。「放眼望去,原来有许多美好的东西。过去的不可挽回,邢慧芝的事就算了。但我不能再让你破坏人间,你既然不明白,可以去继续你的复仇,但不是在这里。」「荒谬!」不死修罗终於按奈不住,大喝道:「你是我所见最逊的阿修罗!我羞於与你齐名!」「我已经不希罕了。」舒桦把手放到旁边的纳兰龙肩上:「别怪我与你为敌,罗喉。」纳兰龙口吃著问道:「阿舒……不!我应该叫你甚么?」「我还是我。」舒桦说:「虽然已经得回千年记忆。但舒桦并不是假的。」舒桦还是舒桦。他仍然拥有对邢慧芝的爱,与及和纳兰龙的友情,还有这十八年来的记忆。但他又是转生修罗,他的修罗魂已经苏醒,拥有成熟而高强的道行。转生修罗窥探了生命的奥秘,能够带著记忆和道行不断转生,只要醒觉便能够以最强姿态出现,把世界毁灭。如今他倒转了枪头,倒成了对付不死修罗的关键。这才是「宇宙的意志」的真正安排?不死修罗的战斗力在这万年以来,被大大小小数千场激战所磨练和洗礼,已经超越了其他的修罗王,成为宇宙间最强的其中一人,即使舒桦是转生修罗,在修罗力上亦难免被不死修罗抛离,但是不死修罗大意之下被三次击破巨大幻象, 辽宁十一选五修罗力损耗过半, 辽宁11选5投注技巧形势登时逆转。拉比和虎牙虽已醒转, 辽宁11选5走势图却连动也动不了, 辽宁11选5彩票网差不多被白雪掩盖了身体。不过他们两人的道行是最弱的一环,面对不死修罗可谓没有作用,对战况并没有多大影响。不死修罗在风雪中与敖欣和纳兰龙进行空中战,龙魔的伤势不比虎牙和拉比轻,只是靠著真元勉力支撑,他早有了牺牲自己也得保护纳兰龙的决心。舒桦则在半空飘浮,看著三人进行剧战。其实不死修罗损耗了多少修罗力,单靠纳兰龙和敖欣是不可能与他拉成均势,但不死修罗一直防备著最大的敌人──舒桦,所以不敢用尽全力。即管如此,敖欣还是被不死修罗打掉了鸣神枪,一脚踹中腰间,痛得退下了战线。不死修罗反手捉住想要重击他後脑的纳兰龙的手腕:「你也太贪心了!」纳兰龙心中一惊,立即变招,慌忙催动体内龙魂力量,自手腕发放强大冻气,一下子把不死修罗的手掌用冰封住。「魔导拳!」黯精灵凯无声无息的掩到不死修罗身後,一拳轰向他捉住纳兰龙的手腕。那位置被寒冰冻结,变得脆弱,给凯一拳打碎。纳兰龙才刚刚抽回手腕,凯已在他的面前被不死修罗一手抓住头颅。纳兰龙连忙想去救凯,不死修罗转头瞥了纳兰龙一眼,竟从眼里射出两股射线扫向他,在纳兰龙胸口扫出两道烧焦的痕迹,好不灼痛。不死罗放开了凯,飞起一脚踢中他的下颚,把他踢得远远飞了开去。「大十字星光!」一道十字银光从纳兰龙和敖欣中间穿过,迅速印到不死修罗胸口,不死修罗因为被纳兰龙和凯连番攻击,松了戒备,结果被舒桦一击即中,胸腹立即狂喷鲜血。纳兰龙和敖欣分别打出「结晶拳」和「紫色电离子」,不死修罗断了一只手,又被舒桦的神技重创,没能及时反应,肩头和大腿分别再被击中。舒桦一直忍耐,直到这一刻全力开动,飞到不死修罗下面,向上踢出一脚,重重踢中他的腰间,然後闪身避过不死修罗的还击,绕到他的背後,握著双拳重击他的背心。不死修罗气门被轰,一时提不上气来,敖欣的踢腿和纳兰龙的肘锤乘机都击中他。不死修罗被舒桦偷袭成功,急怒攻心,伸手抓住敖欣的玉颈,舒桦右手成掌,使出手刀攻击:「闪光刃!」轻易便把不死修罗捉住敖欣的一条手臂卸了下来。不死修罗用双眼射线把舒桦逼开,连环两脚将纳兰龙和敖欣踢飞,敖欣忙不迭把抓住自己颈项的断臂解了下来。不死修罗沉声一喝,力贯双肩,呼的一声又长出两条新的手臂来,舒桦却已来到他的前,把修罗力提升致极致:「殒石幽灵拳!」殒石幽灵拳是舒桦以转生修罗肇的身份作旅行修练时,於一块巨大的殒石上停留时所领悟的神技。那块殒石定然和某些星体撞击过而造成不少生命伤亡,因为在殒石上有许多幽灵无法离开。转生修罗当时已能够摸到六道轮回的边儿,他花了许久在殒石上冥想,与幽灵接触,学会了这些幽灵生前的战斗技巧,当转生修罗亲眼看著殒石撞落一个恒星时,便创出了殒石幽灵拳。不死修罗的腹部被轰穿了一个大洞。他口中咯血,新闻资讯连奇迹的复活能力也来不及抵销舒桦造的创伤。不死修罗伸出两手抓住舒桦的臂膀,不让他再攻击,舒桦却冷笑道:「你好像忘了一件事。」舒桦双眼一睁,两道射线已击中不死修罗的脸孔,不死修罗大吼一声,放开舒桦掩面惨叫。舒桦身子一沉,手刀挥出,从不死修罗的额头开始一直割至小腹,紫红色的鲜血夹杂在风雪中如雨般洒下,染红了下面一大片雪地。不死修罗直堕到雪地上,滚了两滚翻身坐起,胸腹的创伤已开始奇迹愈合,从额角到腹部的伤口亦然,但他的神色却很是不对。「岂有此理!如果不是有阿肇帮忙……不!如果我不是消耗太多修罗力……」看著不死修罗如痴如狂的喃喃自语,众人都暗地吃惊。「不!我不会找藉口,即使对手是阿肇,我也一定可以你们杀死!」不死修罗已经抓狂了,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止他:「进化!阿修罗战斗形态!」「甚么?」舒桦听到不死修罗说话,叫道:「罗喉,你疯了!」只见不死修罗紧握双拳咬牙切齿,全身肌肉逐渐膨涨,青筋暴现,红色的双眼睁得老大,眼神恐怖异常。陡地一声断喝,大口大口的喘著气,唾液从嘴角两边淌出的同时,他的身体真的大了一圈。敖欣感到呕心,纳兰龙忍不住问道:「怎么会这样?」「这是阿修罗的战斗形态!」龙魔见多识广,在旁边说道:「阿修罗本来就是天生的战士,他们还能够透过变身,把战斗力提升一半至一倍。」「我们与阿舒联手才勉强把他打倒,如果他变强一倍的话,我们如何能够……」舒桦飞到不死修罗前面,喝道:「罗喉!你怎能够把这副模样暴露出来?」他还未说完,不死修罗再次大喝,呼的一下有两条黑影从他的背脊伸了出来,纳兰龙定睛看去,那两条竟然又是手臂!远处的纳兰兰不禁被这景象吓得尖声叫了起来。纳兰龙愕然之际,呼呼两声又伸出了另外两条手臂。敖欣惊叫:「三首六臂神通!」龙魔点头说道:「没错,阿修罗的战斗型态,三首六臂。」但是不死修罗并没有三个头或者三张脸,只有六条手臂而矣。舒桦叹了口气,说道:「你已经迷失了自己,罗喉!」纳兰龙和敖欣飞到舒桦身後,问:「现在怎么办?」「怎么办?如今是消灭他的最好时机。」「不是说这副战斗形态能够增强你们的战斗力吗?」舒桦说道:「那只是对一般阿修罗而言。」不死修罗大吼一声,便朝舒桦和纳兰龙扑了过来,两人往两旁避开,不死修罗的攻击便告落空。「咦?」纳兰龙觉得有点奇怪,不死修罗已回身朝他挥拳攻击。六个拳头如雷般打向自己,纳兰龙只觉眼花撩乱,在空中左闪右避,满以为要被击中,却竟悉数避开。敖欣见纳兰龙被攻击,再次取回鸣神枪进攻。不死修罗头也不回,伸出其中一只手抓住枪杆,另外两个拳头已向敖欣胸口轰过去。敖欣大惊,双手一扯,把鸣神枪夺回,再飞起一脚踢向不死修罗的拳头。纳兰龙退了开去,对舒桦说道:「不死修罗的速度慢了!」敖欣用鸣神枪挡住不死修罗的六个拳头,退到一旁说:「不但如此,他的威力也减弱!」「六条手臂增加进攻方位和速度,那只是对一般阿修罗而言。我们六位修罗王的实力早已超出了一般阿修罗十倍,单凭一只手也能打败敌人,增加手臂有甚么用?」舒桦叹了口气:「我所以愿意轮回转世,就是明白修罗身对我来说已经没用。罗候的修罗身还很有价值,因为那是不死身,却与这战斗形态无关。罗喉被我们压倒,丧失理智变成战斗形态,亲自写下了自己惨败的结局。」已经不能冷静思考的不死修罗,只知道不断进攻。敖欣在实力上仍然及不上不死修罗,但面对速度减弱的招数,她还是能够从容应付,并且寻到破绽,一枪砍落,把不死修罗其中一条手臂劈断!不死修罗断臂能够再次生长的奇迹,众人都见识过。龙魔叫道:「我们要趁这机会把他打至灰烬也没有!」虎牙和拉比一直在地上爬不起来,这时候见形势有逆转的机会,不知哪里来的毅力,双双飞向不死修罗身後,每人捉住他的一条手臂,只是他们两人太过虚弱,不死修罗铁臂一挥,已把虎牙摔了开去。并且用另外两条手臂抓住拉比,用力一扯,几乎没把他撕开两片。「冰之剑!」危急之下纳兰龙掷出冰剑,把不死修罗捉住拉比的一对手臂削了下来。敖欣舞动鸣神枪,使出「八玄天雷阵」,一道紫雷直轰不死修罗背心,不死修罗大叫一声,舒桦抢到他的面前,手刀挥出把不死修罗的头砍掉。不死修罗掉到地面,仰天摔倒。一般来说连头都斩了下来,战斗应该完结,但这是不死修罗,当作别论。果然无头的不死修罗翻身爬起,一下子把纳兰兰吓晕了。龙魔叫道:「继续攻击吧!」纳兰龙看去,却见他血淋淋的又从脖子里长出一个头来,但是被冰剑和鸣神枪斩去的三条手臂无论如何也长不出来:「你看他的复原力在减弱!」不死修罗余下三条手臂,同时间向追击他的敖欣发出两记修罗炮,敖欣委实大意,竟被打个正著。纳兰龙飞扑上前,结晶拳结结实实的轰在不死修罗面门,然後拗腰飞起右脚使出膝撞。不死修罗一手抓住他的脚跟,纳兰龙却得势不饶人,双手捉住不死修罗的头颅不放:「冰封!」冻气在纳兰龙的掌中放出,结成坚冰把不死修罗的头部冻结,并且迅速蔓延,将他整个人都封住。「暗龙奥义.吞食天地!」龙魔把最後一点仙力都用上了,发出最後攻击,黑暗仙力自掌心放出,形成一个巨龙的龙首,朝那封住不死修罗的寒冰噬去,一下子便把寒冰连不死修罗咬碎了一半。虎牙从地上爬起,捉住手腕瞄准不死修罗,他被吞食天地咬去了右边肩膀和胸腹,仅余左边两条手臂努力想要破去仍然封住他双脚的寒冰。敖欣来到不死修罗後面,把鸣神枪舞成圆圈,放出八团紫色光晕。龙魔已没有丝毫仙力,但他对这个战果很是满意:「我们只能做到这个地步……给他最後一击吧!」敖欣、虎牙把自己最强的神技打出,残缺不全的不死修罗被击得支离破碎,仰天便倒。他的身上损伤无数,早已变回了正常形态,也耗尽了修罗力,各个伤口流血不止,愈合速度变得非常缓慢。「罗喉,你不要再执迷不悔了!」舒桦叹了口气,开口说道。不死修罗虽被重创,但也回复了清醒:「我……我还可以复原!」「没错,你拥有化成灰也能复活的不死身,再加上不死魂,你不是曾经多次从地狱回来吗?」舒桦说道:「但你的奇迹复原需要修罗力。你要再次站起来,只怕要花许多时间。你永远也不会死,今日却到此为止了。」「哈哈哈!没错,虽有好久没试过被如此打败,但在数千年前我也曾经被打进地狱。」不死修罗狂笑道:「你知道结果吗?」舒桦默不作声,不死修罗继续笑道:「我从地狱回来,然後杀个片甲不留!」「我不会让你如愿!」纳兰龙听到这里,下定了决心:「我不知道能否连灰也不给你留下,但我今日一定要杀死你!」舒桦站在旁边,无奈点头。白龙剑斜斜的插在远处地上,纳兰龙伸出手掌虚抓,白龙剑消失不见,然後出现在他的手中:「还是用我的最强神技来送你一程!」「罗喉,我不想跟你作对……但你如此固执,会影响到我的生活。」舒桦扬起双手:「你是如此难以对付,我不能不出手。」不死修罗还想要爬起来,纳兰龙双手执剑,划出一个圆圈:「白龙猛吹雪!」剑刃卷起了巨大的雪柱,随著纳兰龙挥剑从剑尖喷出。舒桦在同一时间使出殒石幽灵拳,两股攻击在中途结合,一白一蓝两股仙力形成巨大漩涡,把不死修罗余下的身体裹住,将他完完全全吞噬。众人看著不死修罗的身影在蓝白漩涡中逐渐消失,心中百般滋味,没有人知道能否真正消灭不死修罗,但这一刻还是觉得满痛快的。漩涡终於消散。纳兰龙看不见不死修罗,也感受不到他的气。良久,虎牙才敢说话,但声音出奇的沙哑:「不死修罗怎么了?」舒桦双手放在裤袋:「他已经被完全击倒了。」纳兰龙不肯定那一招是否凑效,转头问舒桦:「死了吗?」「我不肯定罗喉究竟会不会被杀死。服了不死甘露後,过去他也曾数次被杀,在人们以为他真的死了之後,却再次复活,出现在人们面前。但是近二千年来,唯一能够打败他的只有我们。」敖欣说道:「如果他没死的话,岂不是会回来复仇?就像他刚才说的那般……」「可能,但那需要时间。」舒桦答了敖欣一句,转身便走。纳兰龙叫住舒桦:「阿舒!你要到哪里去?」「不知道……」「我们还是朋友吗?你还是我认识的阿舒吗?」「我不知道啊!虽然我不再是以前那个舒桦……但我拥有他的一切。」舒桦没有回头,淡然说道:「我的记忆……无论是邢慧芝还是你,并没有失去。这是为甚么我会帮你消灭不死修罗。」纳兰龙吸了一口气:「我们一起回新香港吧!」舒桦摇头苦笑:「不!我还有些事情没想通……你们回去吧!发生了这许多事,就算我没改变,也没可能像以前一样。」龙魔问:「你不会好像以前转世时候一样,把人类世界毁灭?」「不会。我不知道以後会怎样,但只要我还有舒桦的记忆,就不会伤害人类。」舒桦挥了挥手,一跃而起急速远去,没有多少仙力余下的纳兰龙想追也追不到。众人走到纳兰兰身边,纳兰龙俯身抱住了她,替她拍去身上的雪花,轻轻唤道:「小兰!小兰!」纳兰兰悠悠醒转,见到哥哥抱著自己,立即便抓住他的衣衫:「怎么了?哥?那恶魔呢?」纳兰龙微笑道:「我们成功消灭了他。」「真的?不骗我?」「不骗你。」虎牙全身如要散开来,还是堆起笑脸道:「虽然我们都不相信……但这是事实。」「无论多么困难,多么不可能的事,总会有人做到的。」龙魔被凯扶住,对纳兰兰说道。这时候从东方的地平线升起了旭日,万丈金光照耀了大地,漫长的黑夜经已过去,暴风雪也接近尾声了。风雪总会过去,太阳始终要出来……就算不死修罗再顽强,伤害再多的生命,大概也不能够改变这定律。虽然他拥有不死身,但也会被打败,「宇宙的意志」总有妥善安排。「回去了!」纳兰龙再次吸了一口气,空气虽然寒冷,却出奇地清新:「小兰。」

,,云南快乐十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