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七缘两个阿修罗之缘(38/121)

 陕西11选5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6-04 16:08
面对巨大幻象的猛烈攻势,纳兰龙明知道与之缠斗是毫无结果,可是不死修罗却躲在後面,像是猫捉老鼠般将纳兰龙玩弄於股掌上面。不死修罗的实力十倍於纳兰龙,无论甚么攻击也能轻易将他打败,虽然纳兰龙出乎意料的顽抗取得些许成功,但只要继续下去他支持不了多久。不死修罗却选择采用他的最得意的神技,哪怕对付纳兰龙其实并不合适。这也算是对纳兰龙一种尊重。「无论如何,是时候把你解决。」不死修罗潜运真元,催动巨大幻象把纳兰龙重重掷到地上,然後两只巨拳紧握,朝纳兰龙轰去。纳兰龙抵抗了好一阵子,紧握著白龙剑的双臂开始酸软无力,想再挡架也是有心无力。就在这时候一道光束从漫天风雪中射出,把巨大幻象轰出一个洞来。纳兰龙和不死修罗也很是意外,齐抬头望向夜空,但白蒙蒙的甚么也看不见。巨大幻象有质而无形,虽然被光束射穿了一个洞,但却无损幻象形态。「龙虎钢弹!」随著一声大喊,第二道光束射向巨大幻象,再次把它打穿。「没用的!这种程度的攻击是没有可能……」不死修罗还没说完,紧接著又有两股攻击袭至,先後打进了巨大幻象之内:「黑暗光波!」「超龙卷风!」接连被三下强攻击中,巨大幻象首次因为被攻击而呈现了不稳定,不死修罗立即催动修罗力操控住巨大幻象,不让它消散。又是一道巨大闪电从云层中轰出,直劈有点「走样」的巨大幻象:「紫色电离子!」巨大幻象本来就是用修罗力具体化所构成,本来无形有质的修罗力一下子现出「形」来,不死修罗把巨大的修罗力发放并用真元加以控制,形成攻防一体的巨大幻象,以压倒同级对手。被放出的修罗力乃留在巨大幻象之内,因此对修罗力的消耗程度还是依巨大幻象每次发动攻击而逐少扣减,最後巨大幻象被回收时,还未用尽的修罗力可以重新补充进不死修罗体内。若巨大幻象被外来力量破坏,里面的修罗力一下子全部流失,无论不死修罗多强,对他也构成极大的负担。当然要攻破巨大幻象非常困难,巨大幻象不会受伤,只是打出一个洞对整体并不能造成损害。除非在仙力上凌驾不死修罗,但那又有甚么可能?就算不死修罗有修罗力上没有奇迹,但他经历了无数次剧战,道行还是远超大部份一级神将。然而机会还是存在的。如今在不死修罗毫无防避之下连续多番遭受攻击,巨大幻象一下子被捣破了主要部份,濒临瓦解,全靠不死修罗自身修罗力强加牵制,才没有给打散。不死修罗看出勉强维持这个巨大幻象会很辛苦,便想要暂时解除,回收修罗力。纳兰龙虽然不明白这许多道理,却意识到这是唯一时机,把自己仅余的仙力灌注到白龙剑上,向不死修罗本人使出最强神技:「白龙最强奥义.白龙猛吹雪!」「白龙猛吹雪虽然厉害,还未足以击倒我!」不死修罗正想解除巨大幻象,此时纳兰龙却使出敖玉的最强神技,他的嘴里虽然说得动听,还是不敢大意。不死修罗不敢运用还未复原的巨大幻象勉强抵挡,怕威力大大减弱的巨大幻象会被白龙猛吹雪乘机攻破,损耗自己的修罗力,只得举起修罗刀喝道:「修罗甲!」随著他的喊声,修罗刀部份变形,变一个护盾模样。这招白龙猛吹雪,纳兰龙先前一直不敢用,怕再度耗尽自己仙力,但如今唯恐机会稍逊即逝,倒是不留余力,把不死修罗逼得连退了十余步,在他以真身复活後倒是从未试过。「黑龙波~!」龙魔见纳兰龙的攻击虽然威猛,还未足以把不死修罗打伤,便在纳兰兰的搀扶下举起右臂放出一条黑龙,使劲朝不死修罗射去!「你这病龙!先前我还会忌你三分,但以你如今半死不活的状态,即使给你补上一招又如何!」好不容易才抵销了白龙猛吹雪的不死修罗,放下了修罗甲便看到一道黑气直射至身前,忙挽刀劈向黑气:「让我把你打散!」纳兰龙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否再次耗尽仙力,但在发出了白龙猛吹雪的瞬间未及回气,只能看著事态发展:「这时候他还能把我的神技挡开,莫非真是没有办法了?」那道黑气就要射到不死修罗身前时,忽然上飘陕西11选5,从他头顶掠过陕西11选5,射到背後。龙魔握著拳头喝道:「我的目标是巨大幻象!」「甚么?」不死修罗大惊抬头陕西11选5,只见黑龙波打进了已经失去了人形形态的紫色幻象里面。由於要集中全力抵御白龙猛吹雪,不死修罗没有余力维系巨大幻象──先前已被打得支离破碎,再补上一发强大的黑龙波,不死修罗来不及春它补充修罗力,巨大幻象第二次被击破!不死修罗虽然没有受伤,但接连两次损耗了巨大的修罗力,一对膝头不禁有点发软,脸红气喘起来。他的战斗力无拟是超强,修罗力也远远凌驾龙魔和纳兰龙,但其道行并不似他的生命一样得到奇迹眷顾,总有用尽的时候。这招巨大幻象所花费的修罗力之巨大,比龙魔的所有仙力还要高,两次瓦解而流失的力量,使不死修罗出现了疲态。「到底是谁多管闲事!」不死修罗心中暴怒,抬头朝天空喝道。随著不死修罗的呼喝声,云层中飞出了四个黑点,向地面急降。黑影越来越大,当龙魔和纳兰龙看清来人,不禁呆住了。除了使出龙虎钢弹的虎牙外,还有一个竟是敖欣!至於另外两人纳兰龙并不认识,不过龙魔已经叫了出来:「是凯和拉比?」纳兰龙曾听龙魔和虎牙说过,凯和拉比是「白龙四斗众」余下两人,凯是黯精灵而拉比则和虎牙同类。但他们两人不是被王母囚禁在封神领域之内吗?四人落到纳兰龙和不死修罗的头顶附近便稳住身形,头顶一如以往挽了两个发髻的敖欣一身飘逸的轻纱,手执一支极幼极长的长枪,望了纳兰龙一眼,便朝不死修罗喝道:「不死修罗!你杀死敖玉,如今我替他报仇来了!」不死修罗从敖欣的气息中感应到她是龙女,冷笑道:「怎么了?你是代表天界来增援?还是为了私怨?无论为公为私,你们的实力也不够!」「能够打倒你就好!像刚才一样!」纳兰龙勉强站了起来,他的仙力似乎已经不足了。不死修罗重重的哼了一声:「我刚才只是大意而矣。」龙魔让纳兰兰远远走开,蹒跚的步行到纳兰龙身後,说:「主人,『白龙四斗众』齐集於此,再加上敖欣,我们为了敖玉拼死一战的时刻来临了!」虎牙第一次见到不死修罗,咬著银牙道:「主人,这就是不死修罗的真面目?」纳兰龙点了点头,一个身材与虎牙及纳兰龙差不多,一头浅棕色及肩长发的年轻人说道:「若非主人不许,八百年前我们就应该在这里见面!今日有幸再一次为了保护人界,为了主人的名誉而作战!」另一个身材较为高挑,长有浅蓝色皮肤的人,执著一把幼薄长剑,在空中向纳兰龙低头躬身:「我叫做凯,与拉比随时听从新主人指示。」纳兰龙抬头问道:「你们……你们不是被捉住了吗?」敖欣说道:「此事说来长,我们先解决了不死修罗再说。」「解决我?你们会不会是自说自话?」不死修罗哈哈一笑,抬头望著半空中的敖欣说:「你不知道我的道行有多高吗?」敖欣把那支极长极幻的长枪挥舞著了一下,说:「我知道,但不要紧……反正敖玉本来就要打败你。」不死修罗胸有成竹,大笑道:「无论天界派多少人来,人界也会成为你们的墓园!」敖欣「嘿」的一声道:「天界不会再派人来。」「甚么?」敖欣没好气的说:「根据『第二次诸神协定』,天界不得干预人间任何事情,虽然阿修罗属天界管理,不阻止你的话也是问题,但如果派太多神将前来,可能会引起各方不满。」不死修罗一脸愕然:「甚么第二次诸神协定?诸神协定不是只有一次吗?」纳兰龙很奇怪不死修罗竟会不知道。但想他才从封印之中出来,就算依附在舒桦身上,也没有人告诉过他这件事吧?至少纳兰龙自己就没说过。「啊?对了!你被敖玉困住八百年,不知道这段日子发生了许多事。」敖欣冷冷说道:「二百年前订定的『第二次诸神协定』,规管了我们不得插手人间一切事务,甚至踏足人界也不能够,你在这里如何乱来也不会得到天界的回应。但不能够放任你不管,只好由我们来对付你。」不死修罗一时语塞,这结果与他想要引出天界神将的原意有点出入。「敖欣……」龙魔抬头问道:「这样做不怕犯天条吗?你是如何从封神领域救出凯和拉比?没有王母的许可,应该不能打开封神领域。」「当然了,这并非我的决定。」敖欣对龙魔说:「我也不会无端前来救你们两个。先前到人界的事被揭发,观音大士带我前去向王母求情,另一方面也想救敖符,但是王母却闭关修练。雷帝许下承诺,让我们前来收拾这烂摊子,成功的话将功补过,辽宁11选5失败的话便战死在这里。」「雷帝?」龙魔讶异道。不死修罗突然插话:「如今的雷帝仍然是因陀罗吗?他当然想要消灭我……我不相信杀了你们, 辽宁十一选五再把人类全数歼灭, 辽宁11选5投注技巧天界还敢袖手旁观!」「不死修罗!」纳兰龙感到仙力又回复了少许, 辽宁11选5走势图执著白龙剑升到敖欣旁边:「我们不会让你如愿!」多了几个同伴,胆气登时壮了许多。不死修罗的修罗力大大减弱,一时间未能回复,但他并没有放在心上:「你们便尝试阻止!」「白龙四斗众」之一,黯精灵凯抢先执著那把似是西洋剑的幼剑扑上前去:「不死修罗受死!」「不要!」纳兰龙从後追上,喝道:「你不是他的对手!」不死修罗一声冷笑,尽管他的修罗力损耗不少,仍然比在场的人要强上好几倍:「修罗炮!」一道紫色光束向凯轰去,速度之快出乎他的意料之外,正要被击中的时候,纳兰龙勉强将他推开。「虎牙!我们一起攻击!」敖欣哼了一声,挽了一个枪花,使向不死修罗飞去。虎牙闻言,与拉比双双点头,从後跟住敖欣,三人同时以仙力发放神技。拉比拨动双臂,将气流打出,形成一股气旋:「超龙卷风!」不死修罗双足一蹬,陡地拔起,龙卷风从脚底划过,虎牙已来到他的脑後:「看招!龙虎钢弹!」不死修罗反手把龙虎钢弹拍开,龙虎钢弹向虎牙反射过去。虎牙慌忙低头避过,不死修罗膝头已撞向他的面门。「紫电光枪!」敖欣单手握枪朝不死修罗刺去,那枪杆极长,枪头由四把内弯的尖刃构成,中间锁著一颗宝珠。但见那尖刃并发出阵阵火花,原来那颗宝珠竟是有名的雷珠,能够发放雷电。不死修罗把虎牙撞开,已伸出手掌抓住枪杆,枪上传来极大的电流,连不死修罗也觉得灼热疼痛,但他并没放手,反而一拉将敖欣拉近,另一只拳头重重击中敖欣的腹部。敖欣跌了下去,纳兰龙立即向上飞起,抱住了敖欣,敖欣疼得弯著身子,但见纳兰龙的脸庞近在眼前,不禁脸上一红,将他推了开去。「魔导拳!」凯把灵力集中到拳头之上,朝不死修罗小腹轰去。「现在不能再躲懒了!」龙魔回头对远处的纳兰兰说:「刚才谢谢你的照顾,现在让我去对付他。」「但你的伤势……」「我们全都会死在这里。」龙魔喃喃说道:「早应该有这种觉悟!」看见龙魔飞上来助战,敖欣说道:「我从来没见过这样强大的阿修罗,只怕连观音大士也收伏不了他,你别再磨磨蹭蹭了,我们必须联合攻击!」「好!」纳兰龙的仙力已经损耗甚多,唯有鼓其余勇。「我们能够取得天界的体谅,已经是非常可贵,这个机会必须珍惜……如果可以阻止不死修罗,大家便能重返天界,前事免提,敖玉的罪名也得以洗脱!」敖欣伸出食指,改变空气粒子的结构:「紫色电离子!」引出雷电直射向不死修罗,那是比起初恋的天雷符印强上数百倍的强攻。听龙魔提及过,敖欣这个龙女属紫龙,是敖符的妹妹。敖符是赤龙,掌管火焰力量,与敖欣掌控的雷电力量看似是两回事。但所谓「龙生九子.九子不同」,雷龙和赤龙某程度上其实属同一系,那就更没两样。敖玉和敖欣两情相悦,早在圣龙界生活时已经是一对子,及後敖玉成为天界神将,敖欣也跟随观音大士学法,感情未变。八百年前敖玉私闯人界,与不死修罗进入千年沉睡,伤心欲绝的敖欣一直注视著平凉严洞。所以她是最先发现敖玉龙魂苏醒的人。只可惜龙魂主人已非敖玉,变成了一个人类纳兰龙。敖欣对纳兰龙体内的龙魂仍有一定的情意结,始终放不开,观音大士何尝不知道?观音大士身边有两个爱徒作长随,其中以敖欣最有慧根。敖欣以往一直被敖玉所牵绊,如今敖玉已经消失於三界五行之内,观音大士思前想後,陕西11选5决定去拜会王母,希求让敖欣前去制止不死修罗,算是圆了敖玉的宿愿,作为一个了结,好让敖欣以後能够专心学法。敖欣可以随时制造雷电,她的神技也属於雷电系,以破坏力见称,跟她的外表不相符。这时候她既已出招,纳兰龙立即从後掩上,以结晶拳夹击不死修罗,不死修罗陡地大喝一声,伸出双掌接住了紫色电离子和结晶拳的威力,将之完全化解。「竟有这种事?到底他的实力有多强?」「强得可以把敖玉打败,把我们全都杀死!」纳兰龙乾笑道:「你没问题吧?」「少担心!」敖欣哼了一声,不让不死修罗有反击的机会,伸出双手往空中一抓,刚才被不死修罗夹手夺去的神兵「鸣神枪」再次回到手中:「不死修罗!这招又如何?看我的──八玄天雷阵!」双手舞动那把长枪,急速旋转形成圆盾,敖欣的身前出现了八团紫色光晕,围成一个圆圈,各自向中心放出一道紫电。八股紫电汇聚成一束,突然向不死修罗射去。不死修罗冷冷一笑,向後跃开,正想出尽全力将「八玄天雷阵」威力反弹,背後却中了一击:「暗龙奥义.牙突!」「龙魔!」不死修罗背心受创,虽然只是轻伤,但大意之下「八玄天雷阵」的攻击已来到身前。不死修罗伸出双掌接住这股威力,不但未能将它弹开,甚至连化解也做不到,正努力与之抗衡,纳兰龙已来到他的旁前边。「後龙刃!」纳兰龙反手握剑,在不死修罗的腰间一拖,一道白光闪过,将不死修罗腰间砍出一个既深且宽的伤口,差点便把他拦腰劈成两段。不死修罗遭到重创,修罗力一错,守不住敖欣的八玄天雷阵,被正面击中胸口。背心、腰间和胸口三处接连受伤,又是冒烟又是喷血,好不狼狈。「他受伤了!」纳兰龙大叫:「不死修罗终於受伤了!」在岩洞里初次看见修罗身,龙魔曾经尝试破坏它,当时令到它出现了创伤,只是很快便复原了。然而当不死修罗的修罗魂回到真身,经过多少次攻击,就算能够击中他也未能把他打伤。这次趁著不死修罗的修罗力损耗,力量有所减弱,凭在场最强的龙魔、敖欣和纳兰龙之力让他首遭损伤,简直是另一个奇迹。「可恶!」不死修罗摸了摸胸口,手指沾满了紫红色的血水:「你们要为此付上代价!」纳兰龙望著不死修罗愤怒的样子,说道:「果然……他还是会受伤,并非牢不可破!」「即使化成灰也能复活,」敖欣缓缓点头,说:「那么如果连灰也没有?」「我们只能对他造成小小的损害,眼看他又复原了,遑论化灰甚至……」「虽然靠不死甘露的奇迹功效,使他能够迅速痊愈,但若然受到的伤害比这种奇迹痊愈来得要快,那又怎样?」听到这里,不死修罗狂笑道:「以你们的道行,能够伤我已经万难,怎么可能把我杀死?」「众志成城!」敖欣比纳兰龙更有决心:「就像刚才一样!」「你们说够了没有?」不死修罗把指尖的血舔掉:「我已再次完全康复,而且不会给你们第二个机会。」龙魔冷然道:「你并不是真正不死,虽然妙毗天也不能消灭你,但总有一个极限足以破坏你的身体,连那奇迹的复原力也不能覆盖的极限。」不死修罗把手中修罗刀一挥:「就算是显圣真君,甚至王母和天帝亲自出手也不能够单凭一击便消灭我,然而分开攻击能让我不断复原。」纳兰龙望了望同伴,徐徐说道:「我们会一起攻击,直至成功为止!」不死修罗桀桀冷笑:「你知道我在想甚么吗?我在想,你们这里合共六人,我要用一招把你们全部歼灭!」「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,但我们还得干下去!」纳兰龙紧握著双拳,把自身仙力再行催谷,冀望能够在短时间里恢复并提升到另一个层次。由刚才开始,纳兰龙一直向自己的身体透支著,把已经用尽的仙力一次又一次从真元催逼出来。敖欣也把自己的仙力完全发放,娇躯一下子布满电流:「我们来到这里,只是希望尽力造出奇迹!」龙魔接连受到重创,就连真元也耗损了,但他还是把生命燃烧:「敖欣说的没错!我们要制造另一个奇迹──把不死身杀死!」虎牙、凯、拉比三人身上的气息足证他们已把仙力开尽,随时发最强攻击。他们半包围著不死修罗磨拳擦掌,即使战死也在所不惜。不死修罗「嘿」的一声,引著身体飞上半空,六人连忙追了上去。纳兰龙把白龙剑收起,双臂在胸前靠拢,使出神技最大风雪。这个风雪团威力没比先前减弱,使得不死修罗很是诧异。在他的心里,以为纳兰龙早应耗尽真元,再强行使用仙力或许会油尽灯枯。纳兰龙一而再的透支仙力,效果竟一次比一次好,龙魂与灵魂的化学作用实在超出了任何人包括敖玉的估计。不死修罗的复原力没错是由甘露引发奇迹,才会出现超出常理的细胞重生能力,但在行使这个奇迹时其实耗用著他的修罗力。本来这种程度的消耗只是点滴而矣,但对於巨大幻象被破坏两次,流失大量修罗力的不死修罗来说,可谓见杆立影。不死修罗自数千年前最後一次被「杀死」,再次复活过来後,已有许多年未尝试过这种修罗力不足够的压力。他用尽全力把最大风雪击飞,最大风雪朝天上的云层撞去,结果在里面爆发,引起了连锁反应,刮著的风雪就更加剧烈了。敖欣把鸣神枪拨了一圈,使出神技:「八玄天雷阵!」「你认为这种级数的神技,连续使两次还可以击中我吗?」不死修罗把双臂交叉放到胸前,在半空中有如陀螺般急转,从身上射出无数道光线:「乱散光破!」「甚么!」虎牙和拉比被击落的同时,纳兰龙只能以冰壁勉强挡住;敖欣停止使出「八玄天雷阵」,舞动鸣神枪挡架;凯急速後退,左闪右避才堪堪避过。龙魔躲了两躲,始终因为受伤而减慢了速度,终於还是被光线被射中身体,堕落地面。「甚么?『散乱光破』竟不能把你们全数打倒?」不死修罗双足著地,立即单膝跪下,握著修罗刀刺进地面,把修罗力打进地底里,使出神技地狱刀山。从地上射出无数紫色光刃,把倒地的拉比和虎牙钉住。纳兰龙在半空扶了龙魔一把,才避过此劫。敖欣一声娇叱,发放「紫色电离子」,击中了不死修罗的後腰。「为甚么你们会如此顽强?」不死修罗把虎牙和拉比击倒,虽然两人一时未死,但已重伤昏迷。只是面对道行不高的纳兰龙、敖欣,不死修罗觉得自己花太多时间了。纳兰龙扶住龙魔,还未想到对策,一阵危机感从背後传来。敖欣见到不死修罗再次大量放出修罗力,巨大幻象出现在半空之中,伸出巨大的紫色手掌向纳兰龙疾拍。纳兰龙未及反应,与龙魔被巨大幻象的手掌拍中,彭的一声直撞到地面上去。敖欣紧握著鸣神枪,一时间却不敢出招。虽然早知道不死修罗的可布,但只要他认真起来,瞬间已把大家击倒,这震撼还是非同小可。敖欣明知道自己是否露出破绽,不死修罗仍然可以轻易打倒她,但是紧守门户,多少有点安全感。不死修罗抬头望向敖欣,冷冷说道:「只余下你了……看来你没骗我,天界真不打算插手此事。那么我再把你杀了,然後便毁灭人间。」敖欣强打精神,尽量控制著声线说道:「大家早就预见了这个结果,即使机会多渺茫,我们只有这条路可行而矣。」「那么……」不死修罗把修罗力操控自如,巨大幻象举起巨掌向敖欣抓去:「阿修罗杀戮向不分男女老幼,但我这次姑且好心一点……让你化为飞灰!」敖欣闭起双目,在待死之余决心尽最後努力,用鸣神枪在胸前划出一个圆圈,八团光晕出现并出紫电:「八玄天雷阵!」「你们曾经尝试过……只靠你一次攻击没有可能伤害巨大幻象!」不死修罗望著那道紫雷打进巨大幻象的掌心,把那只巨掌一分为二,但转眼又合而为一:「你的垂死反抗我不甚欣赏!」就在巨掌抓住敖欣的瞬间,一股凌厉无匹的压迫力迅速从後掩至,震撼著不死修罗的身心。那是一种战士的触觉,是危机和杀意的灵感。不死修罗停止了对敖欣的攻击,把自己处於高度戒备状态。果然背後传来了一股惊人的强大气息,那是一个拥有极高道行的神魔的气息。「这种熟悉的感觉,到底是……」不死修罗感到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让他的反应慢了一慢。说时迟那时快,一支光箭直射向不死修罗头顶的巨大幻象,这支光箭看上去和龙虎钢弹差不多,但是威力却无与伦比,射进巨大幻象之後,立即便把巨大幻象炸散了,不死修罗这才如梦初醒。尽管不死修罗道行极高,但使出一次巨大幻象所需要的修罗力是龙魔他们无法负荷的巨大,连接三次被毁,不死修罗的能量顿失过半。突如其来的流失大量仙力,毫无准备下不死修罗双膝一软,跪倒地上。虽然他立即调整体内真元,重又跳了起来,但这次无疑是他的重大错折。「是谁?」不死修罗感到万分屈辱,如雷般喝道。纳兰龙趴在地上,用手肘支起上半身望去;龙魔翻了一个身,也是抬头朝气息传来的地方细看;敖欣死里逃生,张开了一双眼睛……他们全都呆住了。只见那人无声无息的站在纳兰兰身後,连纳兰兰也丝毫没有察觉。她见众人望著自己後面,回头看去,竟吓得跌坐地上,掩著小嘴叫道:「舒……舒桦哥哥?」「阿舒?」纳兰龙先是一片愕然,然後不知道是惊还是喜,爬了起身激动地叫道:「阿舒?你真的是阿舒吗?」「不死修罗?」龙魔吐了一口鲜血:「不!不死修罗已经离开他的身体,此刻就站在我们面前,那么他是……」不死修罗的惊奇和诧异不比众人少,暂时忘记了巨大幻象被破之苦:「你到底是谁?你不是应该死了吗?」那日在摩天大楼一战中,纳兰龙使出神技攻击舒桦,舒桦明明已经死去,连灵魂也消散了。当不死修罗回到自己的真身,舒桦所余下的不过是副皮囊而矣。「阿舒?」纳兰龙望著舒桦叫道:「你究竟是阿舒不是?」「我?」舒桦指了指自己,说道:「你们都说得对……舒桦已经死了……」看见纳兰龙神色骤变,又说道:「但我也算是舒桦吧!」不死修罗冷笑数声,众人更是一头雾水。「我是舒桦,但舒桦不是我。」舒桦皱著眉头,在想著怎样措辞:「应该说舒桦是我的一部份,只是我生命的其中一小段……不!不只是插曲呢。」敖欣讶异问:「你在说甚么!」「罗喉,你真的不认得我吗?」舒桦不理会敖欣,转头对不死修罗说:「你不是应该知道我在说甚么?你在我体内时,难道没有似曾相识的感觉?」「你不是舒桦,感觉与先前不同……你到底是谁?」对於不死修罗的说话,大家也很有同感。从舒桦身上传来的气息,是如此强大和陌生,怎会是以前的舒桦?「不要害怕,我不知道宇宙间还会有令你害怕的家伙,而我只不过是你的旧相识而矣。」不死修罗没有害怕,但对舒桦的不了解,使他感到不舒服。「罗喉,这些年来你一直战斗,增强自己实力,但我也没躲懒,虽在轮回中,亦不忘修行。」不死修罗张大了口,失声叫道:「你……你是阿肇?」舒桦笑道:「还是叫我舒桦吧!通常我会用现世的名字。」「阿肇……你便是舒桦?」「没错,我就以潜意识的形态在舒桦的灵魂深处沉睡。」两人的说话令纳兰龙摸不著头脑。不死修罗踏前一步,问舒桦道:「为甚么你直到现在才醒觉?」「为了拥有最强的体格去完成我的工作,我的修罗魂会在现世的身体完全成熟时方才醒觉。而今天便是我在人类世界的十八岁生日,对於人类来说已经是成年人,所以我便苏醒过来了。」纳兰龙插话道:「没错!今天原是阿舒的生日……但你们两人在说甚么呀?」旁边的龙魔呻吟道:「阿肇?修罗魂?舒桦……难道是……」不死修罗没有理会纳兰龙和龙魔:「难怪……难怪我始终不能夺取你的意志,控制你的身体,虽然你还没有醒觉,但我们的修罗魂又岂如一般人类灵魂脆弱?」纳兰龙忍不住打断不死修罗的说话:「阿舒不是死了吗?还是又被别的神魔附身了?」舒桦笑而不答,龙魔说道:「人类的灵魂没可能死去了一段时间後,又回到肉身复活,主人小心有诈。」「嗯,单纯的人类灵魂当然不能够……」敖欣喝道:「你到底是谁?」舒桦抬头望了望敖欣,才对纳兰龙说道:「我是与罗喉平起平坐的六位修罗王之一,肇。」※※※※※※

其实男生有时会觉得做爱要前戏、要顾及女方感受、要耗费体力,一套做爱流程下来很累的!但是~~看片不用啊!所以有欲望的时候看片解决是最快的,妹子看过来:爱看A片的男生类型。

,,湖北快3